展览前言

我家住在古运河的西岸,故我的乡叫做运西乡。运河高高的堤岸是农耕时代家乡人出行的重要路径。在河堤上向南数里就会到达运河的入江处即是唐代鉴真东渡启航的瓜州古渡。向北走不远,运河的分叉处就是江南四大禅宗道场之一的高旻禅寺。1985年我考入了运西中学读初中,这所学校便设在高旻寺内。当时的高旻古寺,刚历经文革,劫后余生,来自四方的僧众正在恢复曾经的道风。在偌大的寺院内除了我们的中学外,还有着一个丝厂,据说先前还有一个扬州广陵刻印社,已经提前搬回扬州城了。那时高旻寺仿佛是一个具有后现代意味的社会舞台,寺院的僧人,丝厂的女工,还有我们这些上学的孩子。那个年代,高旻寺内俗众与僧侣之间的区域也并非泾渭分明,大家相互交融,和谐共处,俗众们似乎并未从内心深处感受到佛家的特别意义。但是眼前的僧众的生活与场域会有意无意的触及我们的眼帘,入得耳中,融入心中,就这样在有慧根的人内心落下了菩提种子,度化我们这些俗人。在僧众的生活区域最常见贴了“念佛是谁”这样的文字。我每次抬头所见都要不自觉的念上一遍,这几个从字面上看似乎语法不通,不明所以,但它似乎有着强大的磁场,让我不自觉的每次都琢磨一番,直至我头昏脑胀终究也没搞清它的意思,索性便放之脑后,寻找另外的好玩去处了。后来学校、丝厂逐渐从高旻寺中搬出,我也从那里起步开始了人生初考,在二十几年间,我似乎被一种无明的力量推着一往前行,人生在不断地考试中从家乡扬州到南京,最后直到京城。不惑已过,内省所得,却时时感到内心无依,紧迫之感油然而生,对于生命的自省与追问,“念佛是谁”那四个字便又出现在眼前,经过人生磨砺,诸事炼心,顿然意识到这四字法门的要义,从此心底逐渐光明,可见生命的归处。

同样,绘画于我而言,少年时只是我想改变命运的途径,那时年少考取中等师范并不甘心一辈子做乡村小学教师,学艺是唯一可以改变命运的途径,命运使然,才投身艺途。硕士阶段是中国画人物画创作方向,博士、博士后阶段则是关于画理、画史的梳理。然翻开古代画论,所有绘画的讨论无不源自于“道”,这在孔夫子那就已经对中国的文化人做了交代:“君子要志于道,游于艺。”道心贯穿于中华文化的发展。近代以来,西学东渐,传统文脉割裂,学人迷恋于表象的方法与技艺,重器轻道,道心渐失,温度无感,绘画亦是如是。重拾道心,才是当下文化精神升华的归路,因而于我而言,绘画是我问“道”的一种手段,在尺幅绢素之间营造宇宙生命的意象进而体验万物的规则。悟道需要机缘与智慧,当般若种智如阳光般观照生命的时候,在我的创作中便出现了“红衣客”这个主题。

从“念佛是谁”到“红衣客”,在内涵上是一脉相承。如何解意? 我想到了禅宗“吃茶去”的一个公案,“道”在茶中,禅茶一味。“道”你说不说,它都在那里。因而在这里同样可说:“看画去”。

画中的禅机,我们的境界自然会照见深意。

王雪峰

2018.10.11

参展画家

排名不分先后

王雪峰

参展作品

点击可查看作品清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