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览前言

这次画展命名为“水墨深呼吸”,恰好比喻出这一画家群体的艺术要旨。从材质角度广义地说,水墨画就是以水、墨汁为主要材料的纸上绘画,把水、墨汁,按照一定变化的比例用刷子(姑且给毛笔换个名字)根据心理需要和视觉需要分配到纸面上的相应部位。

概念解构到这个程度,有利有弊。好处当然是为创作观念松绑,利于产生新的水墨图式和心灵体验。但如果以为这就是水墨画的终极意义所在,就大错特错了。我们认为,如果缺失深刻的内在的血脉,新水墨图式只能是花样百出却命如浮萍,有人甚至为水墨画界的未来感到悲观。如果对水墨画的深刻内涵和长远源流缺乏了解,就只会降低水墨画的门槛,使之像广场舞一般热闹而容易。编一两个新的花样并不难,而风格的形成可没那么轻松,风格要根深流远,千锤百炼而后翕然成风再影响一大批人才行。

事实上中国的水墨画之根系,既深且长,如果仅注意图式的新奇捏造而看不到历代水墨画演进的内在规律,将无法构建属于自己的艺术高峰。中华文化的传承规则,一向讲究“包前孕后”,历史将自动检视你的创造中包含了多少前人的精髓,也会无情筛除绝大多数的、“局量”欠缺的艺术家和作品。所以对整体概念上的水墨画缺乏有历史深度的认知,将妨碍你“吸入”传统中最厉害的精神内核,更不可能“呼出”有容量和内涵的精神作品。

撇开看不到的吴道子王维张洽不谈,从荆关董巨到石恪梁楷,徐渭香光,八大石涛,乃至黄宾虹李可染,国画大师几乎无一不是水墨画的大师,他们不仅具有个人的水墨样式,更有接通天地人伦的生命之力,作品中那种有力的脉搏和顺畅的呼吸隐隐传递着宇宙的密码和生命的天机。而这些,也正是本次参展画家们的竭力探求和艰苦实践。这注定了他们的艺术之途深远高迈,而不似盆花般鲜丽短促,当然这除了汗水更需要勇气,因为这条路漫长艰险,终未成功的可能也极大。然而“可贵者胆”,生命的呼吸将始终伴随着水墨的呼吸,呼吸的节奏唱和着历史深处传来的生命音符。

水墨的深呼吸将永不停止。

参展画家

排名不分先后

李铁生
刘荣
时振华
赵小海
王晓庆
柳时浩
熊晓东
赵 秦
邹本虹
王石染

参展作品

点击可查看作品清晰图